一只叫Ningen的荷包蛋💛

离家出走Ningen酱【

【家里女A男O小(?)情侣的真名】【补充】



flanza&flance(F)

原本不相关的两个人,本来是一样的名字,现在是恶人脸(?)夫妻(三十年后)。

Flanza(女A)是个非常可爱的家伙,会撒娇(虽然对象不吃这套),喜欢可爱的衣服所有可爱的东西(偏女性化的特质),但是某些方面也有社会上位者特有的冷漠的弱肉强食的观念,某种意义上这种非常难搞。认识F前还是个直A癌,认识后尝试去认识对方的世界。

F(男O)看起来是个很有教养的家伙,虽然常常让人产生“你刚刚说Fu*k了吧”的“错觉”,最经典的是嫌弃的神情。作为O不能生育,源于过去一次的冲动,虽然挺难想象这人还会冲动。现在是酒吧(清吧)老板。激进的O权癌,对种马类型/直A癌的A尤其嫌弃。

两个人其实是一见钟情,不过相处模式很诡异。

如果是花吐症背景(并没有),是搞不好会把花瓣嚼碎咽下去的类型。

【自家OC】【女A男O】

一边看赌博默示录一边直播画小人,没画完,为啥画风一小清新人就多了,小清新,我恨【

看起来小清新不过实际上是我家唯一一对ABO情侣(而且是唯一一对我思考过恋爱过程的)呢,女A男O,信息素分别是薰衣草和薄荷,也是前“直A癌”和“O权癌”的奇怪配对,相处日常是互怼互黑,有一致的敌人时同步率非常高的恶人夫妻脸【

【弗兰萨(女A)】是社会精英,算是活泼可爱的家伙,挺受欢迎,有过一个女O前女友,和她和平分手并且正常朋友相处。
【F(男O)】现在是酒吧老板,以前受过伤导致现在不能生育,不过是冷酷而先进的O权主义者所以自己丝毫不在意【

H时当然是喜闻乐见的女上(就是为了女上用的ABO设定),顺便这对奇葩情侣的恋爱马拉松大概持续了30年,然后正式结婚【那个时候可能都是老头老太太了吧